[已修訂的「性騷擾政策及程序」(2015 年12 月1 日修訂)]

附件一

香港城市大學

性騷擾政策及程序

1.     前言

1.1     根據《性別歧視條例》(《條例》),性騷擾在教育和僱傭範疇中乃屬違法。大學有法律及道德責任提供一個不受性騷擾影響的工作和學習環境。

1.2     除了屬違法,由於性騷擾影響到教職員和學生生理和心理的健康,對整個大學而言還是一個重要的道德問題。性騷擾損害為促進互相尊重、富成效的工作和學習環境作出的努力,其後果往往招致交流受阻、衝突、缺勤、退避及辭職。相反,在大學內預防及消除性騷擾則能鼓勵高效率工作、有效學習、固定出勤、高留任率、互相專重的交流和信任,及履行大學法律上的責任和義務。

1.3     所有大學的教職員和學生均應享受到一個充滿專業精神和提倡尊重彼此權利和感受的工作和學習環境。性騷擾侵犯了個人的權利、尊嚴和誠信,以致損害學術長遠所需的環境,這是大學不能容許的。大學承諾致力預防及消除性騷擾,絕不容忍任何教職員或學生的性騷擾行為。

1.4     性騷擾違反教職員及學生的紀律,應該受到紀律處分。所有性騷擾的投訴都應該按照「處理性騷擾投訴程序」(詳情見附錄二附錄三)撤底而公正地處理,並毫不拖延地展開調查。

1.5     不論形式如何,大學不會容許任何教職員或學生騷擾與之有事務上或學術上接觸的其他人士,包括但不限於教職員、學生和準學生,同時也不會容許任何校外人士騷擾本校教職員或學生。同樣情況不只在工作地方或校園,甚至包括由大學舉辦或資助的事務/學術旅程、事務相關的活動及在任何場所。

1.6     大學將會經常檢討「性騷擾政策及程序」。

2.     性騷擾的定義

2.1     根據《性別歧視條例》(《條例》):

任何人(不論如何描述其身份)

§ 

(i)   對另一人士提出不受歡迎[1]性要求,或提出不受歡迎的獲取性方面的好處的要求;或

(ii)  就另一人士作出其他不受歡迎並涉及性的行徑[2]

而在有關情況下,一名合理的人在顧及所有情況後,應會預期該人士會感到受冒犯、侮辱或威嚇;或

§  如自行或聯同其他人作出涉及性的行徑,而該行徑造成對該人士屬有敵意或具威嚇性的環境,

該人即屬對另一人士作出性騷擾。

2.2     根據《性別歧視條例》,性騷擾受害人包括男性及女性。

2.3     在僱傭範疇中,任何僱員對其他僱員作出性騷擾(其他僱員可包括合約工作者、佣金經紀人或任何謀求獲僱用的人士),即屬違法。(《條例》第23條)。

2.4     在教育機構的環境下,任何大學的教職員,如對學生或準學生作出性騷擾;或學生或準學生對大學教職員作出性騷擾;或任何學生對其他學生或準學生作出性騷擾,即屬違法(《條例》第39條)。

2.5     任何人明知而協助另一人作出性騷擾行為,他/她須被視為本人作出同一違法行為(《條例》第47條)。如任何人指示,或促致或企圖促致另一人對第三者作性騷擾,即屬違法(《條例》第44條)。任何人如藉着向另一人提供任何利益,或使另一人遭受或威脅使另一人遭受任何不利,誘使或企圖誘使另一人對第三者作性騷擾,即屬違法(《條例》第45條)。

2.6     下列行為可被視為性騷擾:

§  不受歡迎的性要求 - 例如擠眉弄眼、淫褻動作、觸摸、抓弄或故意摩擦他人身體

§  提出不受歡迎的要求以獲取性方面的好處 例如向對方暗示在性方面予以合作或容忍其性要求會有助對方的事業發展、或會影響僱用條件或學業成績

§  不受歡迎的口頭、非口頭或身體上涉及性的行徑 例如在性方面有貶抑成份或有成見的言論、不斷追問某人的性生活;

§  涉及性的行徑,藉此營造一個在性方面有敵意或具威嚇性的工作環境 - 例如在工作場地/班房及校園/宿舍高談與性有關的淫褻笑話、展示有性別歧視成份或與性有關的不雅物品,涉及性的不雅通訊(書信、電話、傳真、電郵及短訊等)。作教育用途之物品不屬性騷擾例子。

2.7     當不受歡迎的性要求、獲取性方面好處的要求及其他口頭或身體上涉及性的行徑成為僱用或就學的條件時,該行為在大學即構成性騷擾:

§  僱用方面包括但不限於受聘、留任、人事檢討、薪酬檢討、調職、晉升、終止僱用、重新編配工作、薪金釐訂、福利待遇、工作量、發展機會、培訓及工作環境。

§  教育經驗方面包括但不限於科目或班別之錄取、成績等級、推薦信、功課、學術著作、榮譽、研究機會、獎學金、住宿、資助、僱用機會、使用設施、試讀、退學及課室環境。

2.8     在僱傭範疇中的性騷擾行為包括以下情況:

§  對僱主或機構內其他人所僱用的員工,或求職者作出性騷擾

§  對合約工作者或佣金經紀人作出性騷擾

§  對正在為從事某特定專業或行業謀求所需授權或資格的人士作出性騷擾;及

§  對正在謀求或接受訓諫的人士作出性騷擾

2.9     連串發生的事件可構成性騷擾。但視乎情況而定,性騷擾未必是連串發生的事件,一次事件或足以構成性騷擾

2.10   僱員在有敵意的工作環境中受同一模式的事件騷擾,雖事件本身或不至於令人反感,但若綜觀整個事件卻足以構成性騷擾。

2.11   當要決定某種行為是否構成性騷擾時,應考慮所有紀錄及整體情況。

3.     性騷擾投訴

3.1     為了避免任何誤會和促進工作場所和校園裡坦率的溝通,教職員或學生應該(但不一定需要)把自己不快之感受告訴他們認為正在對自己作出不當行為的人士。至於有關性騷擾問題,教職員和學生可向防止性騷擾委員會(委員會)尋求指引。教職員和學生可致電委員會專線 3442 9000 (適用於星期一至五上午九時至下午五時)或以電郵cash@cityu.edu.hk查詢。如教職員和學生認為自己受到性騷擾,還可以向指定的委員會成員投訴。有關委員會的資料詳列於附錄一

3.2     性騷擾的投訴可分類為「正式」或「非正式」,視乎個案是否需要展開調查而定。這兩種投訴方式均屬有效,要採取何種方式取決於投訴人的意願。

3.3     一般而言,對於輕微及單一事件,採用非正式的處理方式比較合適(較嚴重及重覆事件除外)。非正式投訴的主要目的在於在開始階段即遏止被指控的騷擾行為。當投訴人要求對他/她所作的指控進行調查時,該投訴需按照既定程序正式處理。

3.4     視乎被指控的騷擾者的身分(教職員或學生)而定,性騷擾的投訴應分別由下列人員去處理:

§  當被指控的騷擾者是教職員時,即人力資源處處長(或被委任人);

§  當被指控的騷擾者是本科或以下程度學生時,即輔導長(或被委任人);

§  當被指控的騷擾者是研究生時,即研究生院院長(或被委任人)。

3.5    當人力資源處處長、輔導長、研究生院院長、部門主管或任何其他人士獲知有性騷擾投訴時,他/她應把個案轉達給適當的投訴受理人。

3.6    投訴受理人(人力資源處處長、輔導長或研究生院院長)會成為有關個案的負責人員。他/她也可以委任另一位委員會成員作為負責人員。在適當的情況下或應投訴人的要求,須考慮被委派人士的性別。

3.7    負責人員應成立一個調查小組(小組)對正式的投訴進行調查。該小組應包括負責人員為主席以及至少兩名來自委員會的成員。在適當情況下及經與委員會主席商討後,負責人員有權委任其他非委員會成員人士為小組成員。負責人員在與委員會主席商討之後,可以決定增選一位相關的學生代表或其他人士加入小組。在切實可行範圍內,小組成員的性別應平均地分佈。

3.8    投訴人應盡快以口頭或書面形式提出投訴,但在任何情況下不能自發生騷擾行為之日起超過十二個月。失去時效會對投訴人的個案不利,以致難以展開日後的調查。

3.9    性騷擾政策及處理程序不會影響投訴人的法定權利[3]

3.10   如果投訴人選擇向法定機構投訴,大學將暫停調查,直至相關程序完結。

4.     處理性騷擾投訴的原則

4.1     一般原則

(i)           所有投訴必須盡快、嚴肅和客觀處理,不能存有偏見並應以常理判斷。

(ii)          所有投訴都是出於真誠的。

(iii)        必須注意在處理投訴過程中,要確保投訴人不會因投訴而受進一步的困擾和屈辱。

(iv)        如投訴人及被指控的騷擾者認為有需要,可由另一位大學成員(教職員或學生)陪同出席所有會議。

(v)          被指定處理投訴或進行調查的人士,必須曾接受相關的訓練和具有足夠的經驗。他們不能來自跟投訴人/被指控的騷擾者同一個學系/部門 /單位,而且不能跟投訴人/被指控的騷擾者有直接工作或教學上的聯繫。

(vi)        接獲及處理所有性騷擾投訴,必須嚴加保密,而有關資料絕對只能向有需要知悉人士披露。但是,在調查投訴時往往需要向被指控人和其他證人披露以獲取相關事實。管理層了解到性騷擾的敏感性,會向被牽涉在投訴中的人士保證不會向不相關人士披露投訴的內容。

(vii)      應保障投訴人和證人,以防止他們因提出投訴或牽涉在投訴以至遭受「使人受害」[4]。禁止任何人對舉報者或參與調查的教職員或學生作出報復行動。

(viii)    作為一般守則,在調查還沒有結果之前,投訴人不應被調離他/她原先的職務/課程或者受到不尋常的待遇,因為這樣會對投訴人不公平,而且也會構成提出使人受害的投訴的理據。有時在等待結果期間,例如在等待法定機構的意見而調查暫時終止時,會出現雙方難以共處的情況。在這種情況下,部門主管應採取適當措施,但須兼顧投訴人及被指控騷擾者的意願。

4.2     調查正式投訴的指引

(i)     必須通知正式投訴的當事人有關對他/她的指控。

(ii)    必須讓正式投訴的當事人有機會回應有關的指控並提出任何抗辯的事項。

(iii)  必須妥善地調查指控,並考慮各方作出的陳詞。

(iv)    不應考慮無關的事項。

(v)     提出指控的人不得參與裁定的過程。

(vi)    指派負責處理正式投訴的人士不能預先作出判斷。

(vii)  在進行調查時,調查一方在未掌握各方對事件的理據前,不能對事件作任何發表、暗示或採取任何行動以致被視為已對事件作出判斷。

(viii)直至對正式投訴的調查完結且有裁決前,聲稱被騷擾的人士所提出的只屬指控。

(ix)    在整個過程中,必須通知牽涉的各方人士相關事態的發展。

(x)     牽涉的各方人士必須知道調查結果的種種可能性,例如案件被駁回或何種紀律處分被採用。

(xi)    調查結果須具貫切性,並切合違反政策的後果。

5.     處理正式和非正式性騷擾投訴的程序

5.1     處理性騷擾的正式和非正式投訴程序分別詳列於附錄二 (a)(b)附錄三 (a)(b)

6.     宣傳及防止性騷擾措施

6.1     大學應該向所有成員公佈性騷擾政策及程序,並且適當地將內容載於教職員和學生的有關刊物和/或網頁。

6.2     應該透過簡介會或工作坊向教職員和學生進行宣傳教育,以加強他們的認識。同時也應該讓他們了解各種可行的渠道,使他們在有需要時得到適當的指導和諮詢服務。

6.3     宣傳物品應該分發到各部門和單位以供展示或傳閱。這些材料可用於培訓項目,以及於入職或入學簡介會分發給新教職員及學生。

6.4     應該定期舉辦各項推廣和教育活動,持續地引介和加強相關政策。

6.5     部門主管和直屬主管應不遺餘力在工作或學習環境遏止性騷擾。

6.6     部門主管和直屬主管應熟知大學的性騷擾政策及程序,以能在各自的管理範圍內有效地防止性騷擾行為。

6.7     部門主管和直屬主管有個人和法律上的責任遵從《性別歧視條例》,並在各自管理範圍內採取各種合理步驟以防止性騷擾行為。否則,大學要為容忍性騷擾行為而負上轉承責任。

12.2011

(2012724日更新)

[中文譯本只供參考,一切以英文本原文為準。]


附錄一

香港城市大學

防止性騷擾委員會

1.      防止性騷擾委員會(委員會)由校長任命,成員包括來自不同學院、學系和行政部門/單位的男女教學和行政人員。他們熟悉大學的性騷擾政策及程序,認識有關法例,關注性別問題,並曾接受有關培訓和擁有相關經驗。

2.      防止性騷擾委員會的成員如下:

主席

:

一位高級教學或行政及支援人員

 

當然成員

(視乎被指控的騷擾者身分而定,同時作為指定的性騷擾投訴的受理人)

 

:

人力資源處處長

輔導長

研究生院院長

 

成員

:

不超過十位教學或行政及支援人員,包括:

(a)   每位當然成員各委任一人,

(b)   其他由學務副校長、副校長或相等職級人員和學院院長委任的人士

 

秘書

:

一位行政及支援人員

3.      除當然成員外,主席和成員最初任期為兩年。隨後的任期以交錯形式任命。成員可被委任為負責人員或調查小組的組員,參與對正式性騷擾投訴的調查工作。

4.      委員會的職權範圍如下:

(a)  支持大學推廣性騷擾政策及程序。

(b)  指出性騷擾政策/做法與法律不一致之處,並提出建議修改。

(c)  提供教職員和學生處理性騷擾的各種選擇,提醒他們在校內或校外(如平等機會委員會、警方和法院)提出投訴的權利。


附錄二(a

香港城市大學

非正式性騷擾投訴的處理程序

1.                  當投訴人希望盡快採取非正式行動來遏止騷擾行為,而不要就他/她的個案展開調查時,投訴便會非正式地處理。一般而言,非正式行動適合用作處理輕微及單一的性騷擾事件,而非用於較嚴重和重複的性騷擾行為。

2.                  下列被指派處理投訴的人士當中有一位會成為負責人員

(a)  當被指控的騷擾者是教職員時,即人力資源處處長(或被委任人);或

(b)  當被指控的騷擾者是本科或以下程度學生時,即輔導長(或被委任人);或

(c)  當被指控的騷擾者是研究生時,即研究生院院長(或被委任人)。

被委任人應該從防止性騷擾委員會(委員會)成員中選出。在合適的情況下或應投訴人的要求,須考慮獲授權的負責人員的性別。接獲和處理所有性騷擾投訴必須嚴加保密,而有關資料絕對只能向有需要知悉人士披露。

3.                  在接獲性騷擾的非正式投訴後,負責人員應盡快在兩星期內採取防止或補救措施,例如代表投訴人向被指控性騷擾者傳達,指出他/她的行為被視為不受歡迎而應該停止。這種非正式的行動可能非常有效,特別是有關人士並未意識到其某些行為冒犯了對方。

4.                  果投訴可透過非正式的方式解決,投訴人應該在一個月內以書面向負責人員撤銷投訴。如果投訴人在一個月內未能提交書面撤銷投訴要求,負責人員須以書面向投訴人確認其決定。處理過程的流程圖見附錄二(b

5.                  個案解決後,負責人員應向委員會主席提交書面報告,簡介投訴內容和解決投訴所採取的措施。委員會主席在委員會秘書的協助下,將保存投訴或經處理個案的紀錄以作統計之用,並向校長作年結報告。

6.                  如投訴人要求就他/她的指控進行調查,該投訴應按照如附錄三(a所列的程序用正式的方式處理。


附錄二(b

處理性騷擾非正式投訴的流程圖

 


註解

負責人員為

§    人力資源處處長或被委任人(當被指控的騷擾者是教職員時);或

§    輔導長或被委任人(當被指控的騷擾者是本科生或以下程度學生時);或

§    研究生院院長或被委任人(當被指控的騷擾者是研究生時)。

附錄三(a

香港城市大學

處理性騷擾正式投訴的程序

1.                  下列被指派接受投訴的人士當中有一位會成為該個案的專責人員

(a)  當被指控的騷擾者是教職員時,即人力資源處處長(或被委任人);或

(b)  當被指控的騷擾者是本科生或以下程度學生時,即輔導長(或被委任人);或

(c)  當被指控的騷擾者是研究生時,即研究生院院長(或被委任人)。

被委任人應該從防止性騷擾委員會(委員會)成員中選出。在合適的情況下或應投訴人的要求,須考慮獲授權的負責人員的性別。

2.                  接獲性騷擾投訴後,負責人員應在兩個星期內以書面確認收到以書面形式作出的投訴。至於口頭投訴,負責人員應作書面記錄,並盡快在兩個星期內跟投訴人確認該項紀錄。

3.                  負責人員應向委員會主席報告有關投訴(副本呈交校長)。

4.                  如果負責人員在接獲投訴時或在調查過程中,發現投訴屬刑事性質,例如投訴的實質內容可構成猥褻侵犯,便應告知投訴人有權報警。投訴一旦交警方處理,調查應暫時終止,而負責人員須立刻通知委員會主席及校長。

5.                  負責人員應把所接獲的投訴紀錄存檔,以便對處理投訴的進度進行監察。所有相關的文件紀錄必須定為保密級別,而在程序完結時轉交委員會秘書以妥善保存。

6.                  負責人員須成立調查小組小組)以展開調查。小組應包括負責人員或其委任人員為主席,及由負責人員選自委員會的最少兩位成員。在適當情況下及經與委員會主席商討後,負責人員有權委任其他非委員會成員人士為小組成員。經與委員會主席商討後,負責人員可以決定增選一位相關的學生代表或其他人士加入小組。負責人員須委任一位人士作為調查小組的秘書。在切實可行的範圍內,小組成員的性別應平均分佈。小組成員不應來自跟投訴人/被指控的騷擾者同一學系/部門/單位或跟投訴人/被指控的騷擾者在工作上或教學上有任何直接的聯繫。

7.                  調查小組應按照性騷擾政策和程序所定原則,在切實可行的範圍內盡快展開調查,並通知被指控的騷擾者調查展開。調查應包括以下事項:

(a)  會見投訴人

應確定投訴內容的性質。為方便隨後的調查,必須具備投訴人簽署確認的書面陳述。

(b)  會見被指控的騷擾者

指控的詳情應以書面形式交予被指控的騷擾者,然後會見以聽取其解釋或評述。會見內容應以書面形式記錄,而被指控的騷擾者須於紀錄上簽署以示確認。

(c)  會見時的規定

§  鑒於性騷擾涉及既敏感又令人難堪的問題,投訴人和被指控的騷擾者雙方在會見過程中可能需要幫助和支持。在這種情況下,雙方可由另一位大學成員[5](教職員或學生)陪同出席所有程序。

§  在切實可行的範圍內,應採取一切合理措施以避免投訴人及被指控的騷擾者在同一會議中出現。

§  方有權使用他們選擇的語言作證,負責人員會提供傳譯服務。

§  調查小組秘書須按主席認為合適的方法作研訊程序記錄。

(d)  會見證人

所有會見內容應以書面形式記錄,而每一位證人須於紀錄上簽署以示確認。

(e)  裁斷

§  雙方必須有機會詳細地陳述個案,及就對方的指控及回應作出評論。調查小組會分析所有資料並確定相關事實。

§  證據要求的程度取決於投訴的嚴重性,而裁決應按相對可能性的衡量原則而定。

§  當要決定某種行為是否構成性騷擾時,應考慮所有紀錄及整體情況。

8.                  調查小組應在收到投訴後兩個月內完成調查,並向投訴人發出答覆。如調查無法於兩個月內完成,調查小組會分別向投訴人和被指控的騷擾者發出臨時的答覆,告知他們調查的進度。調查如未能於三個月內完成,必須知會校長和委員會主席。

9.                  如在調查過程中,調查小組發現同樣的投訴已提交予任何法定機構或警方,內部的調查將會暫時終止。負責人員應知會校長和委員會主席。大學可待校外程序結束後,恢復內部調查。

10.             調查小組的職責在於獲取和檢視所有與投訴有關的資料,以裁斷是否曾發生性騷擾行為。如認為合適,調查小組可在呈交委員會主席的報告中建議應否考慮對有關的教職員/學生作紀律處分。

11.             調查小組認為投訴是無聊、無理、基於錯誤理解或缺乏實據的,又如投訴人不希望展開調查或不願繼續調查,調查可以終止。而投訴人和被指控的騷擾者應獲知會該決定的理由。

12.             調查小組在作出調查結論後,應盡快裁斷投訴是否成立。

13.             應通知投訴人和被指控的騷擾者投訴是否成立及建議採取的行動。如投訴不成立,應通知雙方其理由和調查結果。

14.             如投訴成立,投訴人和被指控的騷擾者雙方有一星期作出回應,然後調查小組將裁斷報告呈交委員會主席(副本呈交校長)。此外,調查小組應根據大學教職員紀律規例或學生行為守則及紀律程序,向委員會主席建議採取紀律處分(副本呈交校長)。

15.             委員會主席在收到調查小組的報告和建議後一般在三星期內,決定是否接納對騷擾者採取紀律處分的建議。如委員會主席接納有關建議,他/她應將完整的報告和建議以書面呈交有關當局作適當的紀律處分[6]所有根據教職員紀律規例或學生行為守則及紀律程序訂定的紀律處分皆適用。

16.             應該通知投訴人和被指控的騷擾者是否採取紀律處分。

17.             如投訴不成立而投訴人要求上訴該決定,上訴必須於收到通知後三星期內以書面形式提交予委員會主席,並提供上訴的詳細理據。委員會主席會基於下列理由一般在三星期內決定是否接受上訴:

(a)     未被調查小組考慮過的新證據的出現;及/

(b)     在處理性騷擾投訴的程序上,有不符合規定的事項。

18.             委員會主席決定接納上訴,他/她須任命一個上訴當局(由一人或多人組成)檢討上訴。上訴當局將檢討個案,及盡可能於上訴當局被委任當天起一般在兩個月內向委員會主席提交建議。

19.             委員會主席在收到上訴當局的建議後一般在三星期內須通知上訴人有關裁決。如投訴不成立,委員會主席的裁決為最終決定。如投訴成立而委員會主席決定接納對騷擾者採取紀律處分的建議,他/她須將完整的報告和建議以書面呈交有關當局作適當的紀律處分。

20.             如在調查或紀律程序完結時,有清晰的證據證明投訴是不誠實的,可對提出惡意投訴的人士(教職員或學生)作出紀律處分。

21.             就紀律處分所提出的上訴,將根據教職員紀律規例及學生行為守則和紀律程序訂定的上訴程序進行。

22.             程序中所提及的每一方預期會採取合理之步驟,從而遵從本文件所指明之時限,不遵從一個或多個時限(除非該不遵從是具關鍵性及應受懲處),並不會構成有關程序無效或可使其無效。

23.             有關程序的流程圖見附錄三(b


附錄三(b

處理有關性騷擾正式投訴的流程圖

 


註解

1. 下列其中一位會成為負責人員:

(a)  當被指控的騷擾者是教職員時,即人力資源處處長(或被委任人);或

(b)  當被指控的騷擾者是本科生或以下程度學生時,即輔導長(或被委任人);或

(c)  當被指控的騷擾者是研究生時,即研究生院院長(或被委任人)。

2. 調查小組應包括以負責人員為主席及至少兩位來自委員會的成員。在適當情況下及經與委員會主席商討後,負責人員有權委任其他非委員會成員人士為小組成員。負責人員在與委員會主席商討後,可決定增選一位相關的學生代表或其他人士加入小組。負責人員將委任一位人士作為調查小組的秘書。



[1] 一般而言,「不受歡迎」行為指未發自受害人的主動邀請並違反受害人意願的行為。

[2] 「涉及性的行徑」包括對一名人士或在其在場時作出涉及性及性的陳述,不論是以口頭或書面作出。(《條例》第2條第7

[3](a) 投訴人也可向平等機會委員會(平機會)作出諮詢或投訴性騷擾。性騷擾投訴應在性騷擾行為 發生十二個月內提出,否則平機會可以決定不對投訴進行調查或終止對投訴繼續調查。

(b) 根據《性別歧視條例》之條文,投訴人亦可以在自發生騷擾行為二十四個月內到區域法院提出民事訴訟向被指控騷擾者申索。

(c) 投訴人如認為適當亦可以報警備案。

[4] 根據《性別歧視條例》,「使人受害」屬違法行為。按《性別歧視條例》僱傭實務守則所訂,「使人受害」的歧視指在類似的情況下,任何人(歧視者)給予他人(受害人士)較差的待遇,原因是受害人或第三者採取或有意採取,或被懷疑已採取或有意採取下列行動:

§  根據《性別歧視條例》對該歧視者或任何其他人提出法律程序;

§  就任何人根據《性別歧視條例》對該歧視者或任何人提出的法律程序而提供證據或資料;

§  就該歧視者或任何其他人而根據《性別歧視條例》或藉援引該條例作出任何其他事情;或

§  指稱該歧視者或任何其他人曾作出一項構成《性別歧視條例》所指的違法作為。

[5] 該名陪同出席人士的作用是向有關教職員/學生提供意見及精神支持。他/她無權向調查小組發言。如要作私人筆錄,調查小組會在合適情況下予以考慮。

[6] 根據教職員紀律規例,學務副校長/副校長或相等職級為最後紀律處分之負責當局。他/她可決定採取下列(並非盡列)一項或以上的處分,或者他/她可決定成立紀律委員會,向其提供協助及意見以檢討有關個案:

§  向有關教職員發出書面警告;

§  下令有關教職員賠償紀律程序有關的費用;

§  下令停止或延遲有關教職員本可享有的薪酬遞增;

§  暫停或褫奪有關職員本可享有的一項或多項附帶福利;

§  更改有關教職員之職級及/或聘用條件,可包括或不包括權力及/或福利的削減或褫奪;

§  將有關教職員革職並削減或褫奪其權力及/或福利;或將有關教職員革職但不削減或褫奪其權力及/或福利。

根據學生行為守則及紀律程序,學生紀律小組可施加的處分包括:

§  在指定時間內,停止有關學生領取獎學金、獎項或金錢獎賞的資格;或被納入院長嘉許名錄的資格;或校外活動中代表大學的資格;

§  在指定時間內,有關學生不得使用大學的設備/設施,為期不少於八星期;

§  在指定時間內,有關學生暫時停學;

§  開除學籍,亦可於指定的時間內不獲重新入學作為本大學學生;

§  撤回已獲頒發的獎項等。